司马承祯
司马承祯(647年-735年),字子微,法号道隐,自号白云子,唐代河内温县(今河南温县)人,晋宣帝司马懿之弟司马馗之后。道教上清派茅山宗第十二代宗师。唐人崔尚《唐天台山新桐柏观颂并序》称司马 承祯为“晋宣帝弟太常馗之后裔”。司马承祯自少笃学好道,无心仕宦之途。师事嵩山道士潘师正,得受上清经法及符箓、导引、服饵诸术。后来遍游天下名山,隐居在天台山玉霄峰,自号“天台白云子”。与陈子昂、卢藏用、宋之问、王适、毕构、李白、孟浩然、王维、贺知章为“仙宗十友”。武则天闻其名,召至京都,亲降手敕,赞美他道行高操。唐睿宗景云二年(711)召入宫中,询问阴阳术数与理国之事,他回答阴阳术数为“异端”,理国应当以“无为”为本。颇合帝意,赐以宝琴及霞纹帔。唐玄宗开元九年(721),派遣使者迎入宫,亲受法篆,成为道士皇帝。开元十五年(727),又召入宫,请他在王屋山自选佳地,建造阳台观以供居住。并按照他的意愿,在五岳各建真君祠一所。他善书篆、隶,自为一一体,号“金剪刀书”。玄宗命他以三种字体书写《老子道德经》,刊正文匍,刻为石经。羽化后,追赠银青光禄大夫,谥称“贞一先生”。

代表作品

 

最能反映司马承祯道教思想的代表作为《坐忘论》和《天隐子》以及《服气精义论》等。《坐忘论


》是讲道教修炼方法的,但涉及许多理论课题,反映了当时道教的理论水平。《坐忘论》集中讲了坐忘


收心、主静去欲等道教关于生命修炼的问题,其中内容多涉及生命哲学的理论课题,体现了道教生命哲学


那种强烈的实证性和可操作性。全书分为“敬信一”、“断缘二”、“收心三”、“简事四”、“真观


五”、“泰定六”、“得道七”等七部分,也就是生命修炼的七个层次、七个步骤,集中讲了坐忘收心、


主静去欲的问题。

 

《天隐子》曰:“《易》有渐卦,道有渐门。人之修真达性,不能顿悟,必须渐而进之,安而行之


,故设渐门,观我所入,则道可见矣”。在“渐”这一思想的统帅之下,司马承祯提出了修炼的5个途径


,即斋戒、安处、存想、坐忘、神解,谓之“五门”。在炼养方面,司马承祯倡行以渐法入道。他认为


修性练功,可以通过循序渐进的方法进行,以臻于大悟之境。他的这一思想,在《天隐子》中有着充分


的体现,而且亦和唯物辩证法之中的质量互变规律是一致的。

 

《服气精义论》记录了“服真五牙法”、“太清行气符”、“服六戊气法”、“服三五七九气法”


、“养五藏五行气法”、“服气疗病”等功法,探讨了服气养生与治病等有关人类自身生命的问题,可


以说进一步显现了其生命哲学的可操作性。

 

思想

 

司马承祯认为人的天赋中就有神仙的素质,只要“遂我自然”、“修我虚气”,就能修道成仙。他


将修仙的过程分为“五渐门”,即斋戒(浴身洁心)、安处(深居静室)、存想(收心复性)、坐忘(遗形忘我


)、神解(万法通神),称“神仙之道,五归一门”。将修道分为“七阶次”,即敬信、断缘、收心、简事


、真观、泰定、得道。此“五渐门”、“七阶次”,他认为又可以概括为“简缘”、“无欲”、“静,


心”三戒。只需勤修“三戒”,就能达到“与道冥一,万虑皆遗”的仙真境界。他的思想对北宋理学的


“主静去欲”理论的形成有一定的影响。

 

玄宗开元元年(713)来南岳衡山,先是住九真观附近白云庵修炼,后来又在祝融峰顶建息庵,法从


者甚众。武则天闻其名,召至京都,亲降手敕,赞美他道行高超。睿宗景云二年(711)召入宫中,询问阴


阳术数与理国之事,他回答阴阳术数为“异端”,理国应当以“无为”为本,颇合帝意,赐以宝琴及霞


纹帔。后至南岳,结庵九真观北。张九龄屡谒之。

 

开元九年(721),玄宗亲派其弟承祎迎入宫,命校正《道德经》,深加礼待,呼为“道兄”。

 

开元十五年(727),又召入宫,请他在王屋山自选佳地,建造阳台观以供居住,并按照他的意愿,在


五岳各建真君祠一所。善书篆、隶,自为一体,号“金剪刀书”。玄宗命他以三种字体书写《老子道德


经》,刊正句文,刻为石经。羽化后,追赠银青光禄大夫,谥称“贞一先生”。诏以其南岳旧居为降真


观,命弟子薛季昌主其观。复命衡州铸铜钟一口赐观中,重四千斤。他创造出一套道家修真的理论和“


五渐门”、“七阶次”等一系列修真法则,著有《修真秘旨》、《上清含象剑鉴图》、《坐忘录》、《


天隐子》、《服气精义论》、《采服松叶法》等近20种,收入《四库全书·道藏》内。

 

司马承祯的诗文

 

 

太上升玄消灾护命妙经颂

 

太上本来真,虚无中有神。若能心解悟,身外更无身。

 

假名元始号,元始虚无老。心源是元始,更无无上道。

 

七宝为林苑,五明宫殿宽。人身皆备有,不解向心观。

 

三世诸天圣,相因一性宗。一身无万法,万法一身同。

 

放出光明照,无央世界中。乾坤明表里,日月觉朦胧。

 

妙观无静苦,自性不能知。妄想随缘去,何时有出期。

 

生灭何时尽,相因浩劫来。似环蝼蚁转,如毂碾尘埃。

 

谁言河海阔,深浅尚能知。爱欲情无底,何年有出时?

 

水鸟及风林,咸归一法音。如何颠倒性,自起万般心。

 

虚无含有象,有象复归无。心若分明了,知权呼有无。

 

无空空不空,无色色不色。若能知色空,色空皆自得。

 

有有兼无有,无无及有无。虚心能不动,妙道自来居。

 

如人入黑暗,目睹又何曾。若要分明见,须凭浩劫灯。

 

有相兼无相,迷惑终不知。未能明觉性,安得决狐疑。

 

众生情行劣,迷失道根源。特谓宣宗旨,教令入妙门。

 

物向无中有,道从有里无。莫生无有见,迷执自消除。

 

空色互相生,相缠如纠墨。要知空色理,自莫分空色。

 

道性本虚无,虚无亦假呼。若生无有见,终被法来拘。

 

不空是真空,不色是真色。空色便为真,真法何曾得?

 

是空及是色,究竟总非干。要认真空色,回心向己难。

 

空色宜双泯,不须举一隅。色空无滞碍,本性自如如。

 

妙音喻虚性,虚心非妙音。认他毫发事,难得自由心。

 

一心观一切,一切法皆同。若能如斯解,方明智慧通。

 

了悟性根源,名为入妙门方便法,是法勿留存。决破疑惑网,有无都不干。

 

正心长自在,如隼入云盘。心静六根清,六根随性行。

 

性能无著物,邪障那边生。妙经无碍性,权立妙经名。

 

故为众生说,令教悟此经。一真度一切,如楫济横流。

 

真性随身有,勿于身外求。传教虚无理,世间散布行。

 

诵经能万遍,其义自分明。真性号神王,飞天无定方。

 

破邪能自外,坚固喻金刚。灵童即正性,无染号真人。

 

威猛喻师子,名殊一法身。诸天诸圣众,无一亦无二。

 

性不遂波流,是名真侍卫。语默及游息,无生一念思。

 

忘形归恍惚,神鬼不能窥。正法度邪法,众生见处偏。

 

若生无有见,即被染心田。天尊重说偈,直为指心源。

 

汲引迷惑者,令归解脱门。道非干视听,视听转生疑。

 

应物临机用,虚心即可知。心疑随万境,随境认心田。

 

道非有为有,方名离种边。

 

 

宋之问

 

 

时既暮兮节欲春,山林寂兮怀幽人。登奇峰兮望白云,

怅缅邈兮象欲纷。白云悠悠去不返,寒风飕飕吹日晚。

不见其人谁与言,归坐弹琴思逾远。